【周叶】你的指尖有我的方向(2)

灵感来自交响情人梦,一切涉及古典音乐方面都在XJB写。

旅欧钢琴家周X落魄指挥家叶


2、


魏琛打开车门叫住他“老叶!我把你心心念念的小美人儿给带来啦!”

江波涛一个踉跄,“魏老师你……”

周泽楷面无表情。

那位从车旁边走过的人听到魏琛叫他,扭头一看,眼睛扫到从车上下来一个人,穿着修身的深蓝休闲西装,盯住他不动了。叶修好像没听到魏琛喊了什么,他把嘴里叼着的烟拿出来,注视了一会儿周泽楷的脸,突然眯眼朝他笑着说:“你好呀,小周。”

“是你。”

这时江波涛左右看了看两人,代替周泽楷上前一步跟叶修说明来意:“您好,是叶修老师吗?没想到您认识我们啊。我们今天来叨扰到您……”

“是呀,我跟小周在德国见过的。”

叶修也自来熟的径自领着江波涛和魏琛向大剧院里面走去,再没回头招呼过周泽楷一声,但周泽楷还是快步的跟在叶修后面走了进去,心里莫名有些小小的雀跃。

四人走进叶修的办公室,一路上江波涛向叶修说明了他们的来意。叶修把堆在办公室桌椅沙发上的大量总谱胡乱拨拉到一边,让人坐下。

周泽楷还是没有说什么话,但是叶修好像也不在意,就只是和江波涛一直在聊天。周泽楷就趁着他们说话的时候,打量着叶修的办公室,高高的同时又占据整面墙的书柜,里面也都放着各式曲谱,另一边放着一台三角钢琴,琴盖还是打开着,琴架上放着一些谱子,看来是叶修正在准备的东西,钢琴旁边就是窗户,外面可以看到临湖大剧院的那个湖,景色还不错。

魏琛这会碰碰周泽楷的手肘,问他“原来你跟老叶认识啊?怪不得老叶求我说见到你的话想办法介绍你过来,不过你看起来怎么对他的名字好像从来不知道呢?”

“我在柏林,见到过他半夜在音乐厅里练习。那时好像不是这个名字。”

周泽楷回忆了那还是他刚刚拿下钢琴比赛冠军,到德国留学之时,自己某天去到BPO聆听大师和顶级乐团的演出,那天晚上他因为演出后和大师交流到很晚,才在离开音乐厅之际发现,厅里还有人在练琴,是今晚演出的钢琴协奏曲的钢琴部分,虽说是快板乐章,但速度比今晚那位钢琴演奏者的还要快。周泽楷悄悄走进去想看看是谁还能这么晚留下来,就发现了叶修。叶修也看到了有人进来,但他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便又将注意力转回放在琴架上的谱子上,他刚刚弹完了这一乐章,不长,也就一分多钟,拿起铅笔在谱子上标注了一下,活动活动手指,打算再来一遍。这一遍,他自己也同时在口中小声的给自己唱出节拍“吧,吧,吧,吧,吧,吧……”

大部分指挥都会弹钢琴,因为只有钢琴的音域可以满足一个完整的交响乐队声部要求。指挥们没有那么多奢侈的时间可以和乐队一起排练,多数时候都只能自己在钢琴上模拟出乐曲需要的节奏和结构。

周泽楷发现这位在夜里独自练习的人可能就是是一位指挥,但是他没有上前去问是谁,他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台下,听着这位可能是未来指挥的人一遍又一遍的过着那短小的快板乐章。不知过了多久,舞台上的人终于停了下来,伸了一个懒腰,才把头扭过来跟周泽楷打了一个招呼。

“你好呀,帅哥!”叶修用德语说完这句话,这才仔细看清台下的人,“哎呀!我知道你!你是那个新一届的最厉害的钢琴比赛冠军!”他立马转回了中文:“我正需要你来帮我个忙呢,你会这首曲子的第二章吗?没关系我这有谱子,你能帮我示范一下吗,求你啦,老乡!”

周泽楷观察到这位或许比他稍微年长一些的人毫不客气的请他帮忙,但他觉得这样很不错,不必跟人解释他为什么在这里,又为什么留这么晚。他用手一撑直接跳上了舞台,走过去说:“我会,我能帮忙。”

“来来来你坐着,谱子在这里,抱歉标的有点花。”叶修起身把周泽楷按到琴凳上,自己站到一边,“你听了今晚我老板的指挥了吧——哦我是他助理,也跟着他到处学习学习——我觉得我想在这一章这么处理,能请你先按照你自己的方式弹一遍吗?”

周泽楷读了一遍谱,照着谱手下也来了一遍。

“啊,你也觉得今天他们稍微有点慢了吧?你这个速度我觉得挺好。”叶修在一旁小幅度挥动着手腕,和着周泽楷的旋律打着自己的拍子。

“嗯,我再来一遍。”

整整一个通宵,周泽楷都陪着这位他并不认识的指挥助理在空旷的音乐厅里练习这首钢琴协奏曲。他觉得一点也不累,因为叶修提出的每一个点子都能带给他启发,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可以和他交流深入细致到乐曲每一小节的人了。他的导师到后来只能给他很宏观的建议,他的同龄人很少能在他没办法具体表达的情况下理解他的意图,今晚他觉得他要抓紧时间,跟这位再呆久一点。

……

时间转眼间就流走。

“哦!我亲爱的秋,你又让音乐厅的灯为你开了一整晚!虽然我们包场了两天,可是你也稍微替我节省一下好吗!”

从后台突然有个声音打断了他们的练习,周泽楷扭过头,发现竟然是那位指挥大师,他疑惑为什么老先生也突然出现,这位亲切跟他们说话的老人也同时发现了他。

“嘿,早上好,周先生,原来是你陪着我不知疲倦的学生。”

“啊,怎么这么快就到八点了,老板,你怎么这么早到?我记得今天调音师九点才会来。”

“因为有人跟我告状,我是来教训我不听话的徒弟的。”老人对着叶修笑却装作很严厉的说。

“哦哦,那让我先把我朋友送走,再回来伺候您。”叶修说完,就拉着周泽楷快步走出音乐厅,周泽楷只来得及回头向老人告别,老人乐呵呵的朝他挥挥手,也在钢琴前坐下了。

二人走出音乐厅,叶修拍拍周泽楷的肩膀,说:“真畅快啊,下次有机会再和你一起练琴吧,抱歉让你一晚没睡,你也快回去休息吧!”

周泽楷被他雷厉风行的动作搞得有些迷糊,还没反应过来要怎么跟他下次联系,就看到这个人笑着转身跟他告别,又进去了。

周泽楷在大街上呆站了一会儿,回到了酒店。

这是他第一次遇见叶修,除了音乐,他们之间好像什么都没有说。

这次竟然在国内碰到了他,真是从天而降的好消息。

那边好像江波涛已经和叶修达成了什么共识,二人起身都准备离开办公室了。叶修对江波涛说:“那先初步这么定下来吧,我跟小周再计划计划,老魏,你先陪小江回去吧,小周,我们好久不见,来看看我排练吗?”叶修仿佛预见周泽楷想要干嘛,朝他眨眨眼。

“嗯,好。”

“嗯?小周?我们下午还有个采访要做呀。”江波涛好像被吓到,不知道周泽楷怎么了,竟然百年一遇说放鸽子就放他鸽子了。

“抱歉,江,帮我跟那边解释一下,可以到明天吗?”周泽楷郑重的跟江波涛说话,江波涛无奈的接受了他这少见的举动,“好吧,那我要先回去吗,你自己回去S市吗?”

“嗯,放心。”

叶修和周泽楷一起送走了江波涛二人,然后叶修回头又看了一会儿周泽楷,“哈哈,小周!走,我带你看看我的乐团!”说完就拉着他向排练厅走去。

看来,叶修遇到他,也很开心。


评论
热度(20)

© -人人都爱肖大大- | Powered by LOFTER